“烧红的石头”亟待降温|沙钢集团-明升客服-明升线上开户

行业动态
发布日期:2020-12-21 10:59:38
“烧红的石头”亟待降温
进一步完善定价机制 利用衍生品工具做好风险管理

进入12月份,在海内外钢企加速生产、港口发货回落导致港口库存连续下降、市场预期供给偏紧等因素的推动下,全球铁矿石价格迅速飙升,屡创近年来新高。根据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12月11日,62%铁矿粉现货到岸价格为155.15美元/吨,创近8年新高。当天,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结算价为998元/吨,较今年初以来低点569.5元/吨上涨了75%。“烧红的石头”引发市场关注和不安。多数业内人士表示,此轮铁矿石价格短期快速上涨行情出乎意料。从短期来看,此轮行情是境外指数、衍生品价格上涨带动境内期现价格上涨;长期来看,在境外铁矿石供方高度集中、对外依赖程度高、铁矿石贸易用境外指数定价的多重压力下,铁矿石价格易涨难跌。

面对铁矿石价格飙升的行情,相关专家呼吁,钢铁行业要加大废钢、国产矿的利用力度,降低对进口铁矿石的依赖度;同时扭转传统经营思路,利用衍生品工具做好风险管理,提高行业避险能力和定价影响力,从境外供给垄断、普氏定价垄断的格局中突围。

涨价背后:产业链利润分配不合理市场定价机制不完善

今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并迅速蔓延,很快波及钢铁业。业内人士预计铁矿石价格会明显下降,但事实与之相反。4月底以来,在其他钢铁原料价格下跌或上涨有限的情况下,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近50%;7月初至9月中旬,铁矿石供需和基本面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但价格从100美元/吨上涨至120美元/吨以上。进入11月份以来,铁矿石价格迅速飙升。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与以下因素有关:

从供应方面来看,12月2日,淡水河谷公布下调2020年铁矿石产量预期,由之前的3.1亿吨~3.3亿吨下调至3亿吨~3.05亿吨,预计2021年产量在3.15亿吨~3.35亿吨。加上近日澳大利亚发货将受飓风影响、发货量可能减少的消息,市场借此放大铁矿石供给偏紧、下游抢货的预期。但在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与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举行的视频会议中,必和必拓相关负责人就近期备受市场关注的气候问题做出回应,表示对全月发运量没有影响,将保持原计划水平。

从需求方面来看,国投安信期货铁矿石高级分析师张贺佳认为,今年进入秋冬季后,各地严禁“一刀切”环保限产且众多钢厂环保设备已改造升级,限产多以限烧结等工序为主,高炉开工率较高,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近期铁矿石价格走强。同时,进入12月后,全球经济复苏引发工业品市场对原料的补库,也是原因之一。但业内人士纷纷表示,铁矿石价格大涨严重偏离了供需基本面,远远超出钢厂预期。

 “据测算,今年初以来,铁矿石价格已上涨60%,但钢材价格涨幅不到10%。铁矿石的涨价是不合理的,也不可持续。”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在2020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表示。

对于铁矿石价格上涨,除了从基本面分析之外,相关专家认为还需从产业链的角度进行分析,铁矿石价格暴涨严重破坏了产业链稳定,折射出铁矿石定价机制的不合理性。目前,我国钢企进口铁矿石以长协矿为主。长协矿的定价从2010年开始使用指数定价,定价依据为普氏指数,采取“普氏指数均价+溢价”的浮动定价模式。与期货价格不同,普氏指数是以小样本决定大部分供货商的定价机制,明显不合理。

由于钢铁企业缺乏定价权,铁矿石价格并不反映自身的供需关系,铁矿石价格易涨难跌,严重侵蚀了钢铁行业的利润,造成钢企往往增收不增利,一直都处于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弱势一方。

 “此轮铁矿石大涨是典型的境外市场带动境内期现货价格上涨。无论是绝对值还是涨幅,境外指数、衍生品价格均领涨于国内期现价格。”相关专家分析指出,此轮价格暴涨不排除存在境外机构利用境外指数、境外衍生品进行炒作推高价格的因素。

以12月11日为例,我国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为998元/吨,较11月初的797元/吨上涨了25.22%。而同期新加坡交易所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为157.82美元/吨,折算国内期货标准品的人民币价格为1194.01元/吨,较11月初上涨了33.41%;普氏指数为160.7美元/吨,折算国内期货标准品的人民币价格为1215.30元/吨,涨幅为34.99%;青岛港卡拉拉精粉湿吨价格为1063元/吨,折算后人民币价格为1086.59元/吨,涨幅为20.80%。

铁矿石是我国钢铁生产的基础原料,铁矿石价格涨跌关系着整个钢铁行业的发展。高矿价为钢铁行业带来了巨大的输入性风险。

未来方向:应多方发力破解困局

在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超80%、国内高炉开工率高企的情况下,该如何应对“高高在上”的矿价,让“烧红的石头”降降温?对此,业内专家建议:

一是企业应转变思维,正视期货市场功能,利用好期货工具。

我国很多钢铁企业面对市场化的竞争和价格波动,不擅于运用期货功能,不仅丧失了对冲风险的机会,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放弃了通过期货市场争取定价主动权的机会,只能被动接受市场涨跌。

 “从有色金属、农产品市场的发展经验来看,期货市场是对冲风险和定价的有效工具,无论是在市场价格大涨还是大跌的过程中都能起到作用。同时,钢厂需要提高对期货工具的认识程度,组建和培养懂期货又懂现货的人才队伍,从而更好地参与期货市场。”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表示。

实际上,当市场价格超跌或超涨的时候,期货市场较好的流动性为产业企业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套保机会,此时从事期货套保风险反而更小,对企业更有利。对于企业而言,目前参与铁矿石期货套期保值正当时。例如,此时铁矿石已进入近年来的最高点运行,企业可以参与卖出套保。套期保值属性的交易不受交易限额等最新措施的影响。

相反的情况,如果企业不参与期货,那不仅仅是放弃了对冲风险的机会。从更高层面上看,钢铁企业在期货市场参与程度不高,就无法更好地通过期货市场“发声”,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放弃了通过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市场争取定价主动权的机会。

中信建投期货铁矿石研究员赵永均表示,近年来,交易所在陆续推进以国内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点价模式,不少钢厂尝试参与,这是很好的开端。“此前参与套保的钢厂,基本规避了铁矿石价格上涨带来的风险。这说明钢厂既要团结力量、化零为整,提高我国对铁矿石的议价能力,也要通过金融衍生工具来提高企业的风险管理能力。”赵永均说。

南钢金贸钢宝首席期现分析师蔡拥政表示,应积极推进基于期货交易平台的点价基差贸易模式,交易所给予企业引导支持,努力克服点价基差交易模式流程复杂的难点,逐步让更多的上下游企业接受。“现阶段企业需要正视现实,未雨绸缪,积极参与衍生品市场,通过期货赋能,打造贴合自身需求的期现保值体系,应用衍生品工具进行价格风险管理。”蔡拥政说。

二是鼓励支持国产矿生产,丰富原料供应渠道,提升铁矿石资源的自身保障能力。

境外矿山集中度高,一直是我国黑色产业链所面临的的潜在问题。提升国产矿产能、加大国产矿开采力度、推进废钢应用对于缓解铁矿石供给紧张及减小其他诸多风险是十分有必要的。”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研究院副院长朱世伟表示。据了解,中国铁矿资源丰富,探明储量为850亿吨,但品位低,存在开采难度大、成本高、产业集中度不高等难题。为此,他建议适当扶持国产矿生产,并增加其他渠道的铁元素供应,如优质废钢进口等。

邱跃成认为,从长远来看,钢铁行业最重要的应对方式是提升铁矿石资源的自身保障能力,如增加海外权益矿的战略投资和开发,构建多元化的全球矿产资源保障供应体系。

同时,钢铁企业要提高运行质量和效益,有效控制产能释放,提高产品附加值,更好地满足下游行业的需求变化。此外,钢铁企业应加强对市场的分析能力,在铁矿石价格低位的时候,适当增加库存,做好战略储备。

三是循序渐进发展电炉钢,加速推进废钢进口等政策的出台。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我国电炉钢比为10.5%,相较于世界平均水平28%、美国70%、欧盟40%、韩国33%、日本24%的电炉钢比仍存在较大差距。据了解,采用全废钢为原料的电炉工艺,废钢比每增加10%,可降低吨钢能耗50千克标准煤、减少吨钢二氧化碳排放0.14吨。

但发展电炉钢需要废钢资源作为支撑,因此一定要循序渐进地有序引导,不能急功近利,要用长远眼光谋划。据中国工程院预测,到2025年,我国钢铁积蓄量将达到120亿吨,废钢资源量将超过2.8亿吨;到2030年,废钢资源量将超过3.3亿吨。真正的废钢资源高峰或将在2035年左右出现。

同时,今年11月29日《再生钢铁原料》国家标准通过审定,有望年底发布。该标准的制定,将为统筹利用好国内外再生钢铁原料资源提供标准技术支撑。这将为发展电炉钢带来利好。

此外,大商所正在持续推进废钢期货上市,进一步完善钢铁产业的衍生工具链条,发挥期货市场避险和定价功能,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

四是加大执法力度,遏制对现货价格潜在的人为影响。

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铁矿石相关信息和数据发布的真实性、合法性和规范性进行监控和管理,加大检查和执法力度,坚决遏制人为影响、哄抬现货价格等不法行为。

五是完善铁矿石期货相关制度。

一方面要引导钢铁企业积极参与,利用期货定价,强化风险管理功能发挥;另一方面要推出相关的监管措施,避免投机。

在坚决保障期货市场平稳运行、监察打击潜在违法违规交易行为的基础上,期货机构应持续优化期货合约规则,更好地发挥铁矿石期货避险和定价功能。

近日,大商所连续推出多项监管和优化举措。

12月6日,大商所发布公告称,已针对铁矿石等品种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以发挥监管合力,严格排查市场交易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交易行为。

12月9日晚间,大商所再次公告,12月14日交易时起,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2105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5000手。

12月11日晚间,大商所发布《关于就铁矿石定期调整品牌升贴水及增设可交割品牌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铁矿石期货拟定期调整品牌升贴水,并计划在现有13个可交割品牌的基础上拟再增加3个品牌,预计每年可新增2500万吨可供交割量,有利于进一步维护市场平稳运行、防范可能的交割风险。大商所有关负责人表示,大商所将响应市场呼声、进一步吸纳各方意见,尽快推动铁矿石定期调整品牌升贴水方案落地,并及早实施可交割品牌扩容。

六是提升产业集中度,增强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

虽然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但是由于上游铁矿石供给高度集中,而我国钢铁行业较为分散,导致钢铁行业一直缺乏与消费地位相匹配的影响力,多年来铁矿石卖方市场牢不可破。国家发改委、工信部提出,到2025年我国钢铁行业前10家企业集中度要达到60%。

因此,我国钢铁行业要加快兼并重组的步伐,构建分工协作、有效竞争、共同发展的产业格局,注重提高协同应对市场危机的能力,打造不同层级的优势企业集团,培育具有全球影响力、区域号召力、专业影响力的龙头企业。